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请卿入我怀》请卿入瓮 年下攻 请卿入我怀虐文

更新时间:2019-10-08 05:16:28

《请卿入我怀》请卿入瓮 年下攻 请卿入我怀虐文 连载中

《请卿入我怀》

来源: 作者:一色 分类:仙侠 主角:代雪晴,云尘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一色原创小说《请卿入我怀》,主角是代雪晴,云尘,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杨氏和代雪晴可能不知道,但是代大人可略有耳闻,说绝云观连当今圣上都不一定有资格拜见此话还真不假。 “月姑娘,不知道此事可有什么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杨氏和代雪晴可能不知道,但是代大人可略有耳闻,说绝云观连当今圣上都不一定有资格拜见此话还真不假。

“月姑娘,不知道此事可有什么误会?”代大人赶紧向月卿和云尘解释,不管如何,还是要先保住家人的性命重要。

月卿脸色没有因为代大人的话有半分好转,冷笑说道,“误会?代大人烦请问问你的宝贝女儿都干了些什么!”

“晴儿,说,你把那只猫怎么了,快老实说!”代大人顾不得太多,只要女儿好好说,他还是可以腆着一张老脸向月姑娘赔罪的。

代雪晴没有被月卿的话吓到,她觉得月卿也就是夸大其词,却不知道确有其事,但是她倒是被她爹严厉的语气吓到了。她哆嗦了一下,继续死不承认,“爹,您说什么呀,我怎么会去害月姑娘的小宠呢。”

杨氏也抢过话不服气的说道,“老爷,你向着谁啊,晴儿才是你的女儿,这个月姑娘也不知道打哪儿跳出来的,随便说一个破道观你就被吓到了?我看也就这个云公子上得了台面,怕他们作甚!”

真是不知者无畏啊。月卿一边嘲讽似的鼓掌,一边冷笑道,“破道观?代夫人真是勇气可嘉。”她从不喜欢拿神仙山的名号压人,也一直从未觉得出自神仙山有什么了不起,可现在这种情况,在俗世中也只有势力和财富镇得住人了吧,而且千阙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

云尘很配合月卿,他从怀中掏出一枚白玉牌,玉牌表面有祥云刻纹做底,上书“绝云”二字,另外反面还闪烁着“云尘”的名字,这玉牌天下没人敢模仿,也没人模仿的来,绝云观中人每个人都有这枚玉牌,玉牌相当于命牌,玉牌碎则人无。

代大人原本也还抱着侥幸的心思,但是在云尘亮出玉牌的那一刹那荡然无存。这不是搞笑,这是来真的了,一直觉得云公子可能身份高贵,月姑娘则是个小丫鬟什么的,没想到,没想到……

杨氏见代大人看到玉牌后,面如死灰的样子,也不敢再造次,她自以为聪明的和月卿谈判道,“这样,月姑娘,我家晴儿说没有懂你的小宠,你也不能欲加之罪不是?今日之事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你想要什么我们给什么,我们也可以赔你一只小宠你看如何?”

月卿没有再理会自以为聪明实则愚蠢至极的杨氏,怕只怕是代雪晴的性子就是她惯出来,自己的女儿都没教好,做娘的能好到哪里去。她走到代雪晴的身前,用手捏住她的下巴抬抬起来,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不老实交代,我就用法术让你开头,被施法术者重则死……轻则……痴傻。”

杨氏抱住瑟瑟发抖的代雪晴,代雪晴看着月卿的眼睛,里面没有一丝开玩笑和吓唬的意思。她不想变成傻子,她还这么年轻,她还这么貌美。由于害怕,代雪晴大哭着说道,“我,是我干的,求求月姑娘放过我吧,我是无心的,它,它,我叫人把它扔进井里了,不是我故意的。是那个小畜生……”

“啪……”

“你这个逆女!”代大人没等代雪晴说完,便狠狠甩了她一巴掌,他太过气急败坏,胸口剧烈起伏,一时背过气晕倒了。

“老爷……”

“爹爹……”

这里随着代大人晕倒,一下子全乱了。

月卿和云尘相视一眼,云尘会意点头,月卿立即找了一个下人带她去找千阙被丢进去的那口井。云尘则拔出剑,守在原地,放下话,“除了一个人去府请大夫,其他人各自回房间,任何人都不准离开这个府。”说之后,脸上再没了平日里的和善。

“千阙,千阙!”月卿冲向那口井,俯在井口边往下看,但是月光也只能照出井中黑乎乎一片阴影,其他的全都看不见。

月卿命那个下人去多拿一些火把和绳子来,不一会儿东西齐全,月卿将绳子的一段绑在院中一棵粗壮的树上,另一段系着自己的腰,她要下井!

就在她刚准备跳上井边,一个人把她拉了下来。她甩开身后的人,一看是她的大师兄云尘,“师兄,你别拦我,我一定要下井去找到千阙,不管是人是鬼!”

云尘叹了一口气,担心的看着月卿,“这个时节本来晚上本来就冷,你下去,岂不是也要得风寒感冒,若是千阙出事反倒你出事,千阙会很愧疚的,你可记得你以前玩过的纸人吗?”

“纸人?对啊,可是,纸人很容易遇水就坏的。”

云尘笑了笑,“还有我的剑气保护,不会有事的。”

月卿点了点头,事不宜迟,她从怀中摸出一堆以前剪的纸人,双手结印,一缕缕白色的光芒注入到了纸人身上,它们仿佛一瞬间都活了似得。云尘往他的长剑中注入了法术,挥出一个剑气包围圈后,将纸人引入,月卿再操控纸人下井。

周围举着火把的下人们都瞪大了眼睛,仿佛见鬼了一样,他们从未见过这么怪异的画面,个个都两股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害怕被月卿和云尘施上让人非死即傻的法术。

月卿闭上眼睛,感受着纸人在井里看到的一切。

五米处可见度还挺好,能看清水中没有千阙,只有一些青苔和藻类;十米处,亮度低了许多,但是勉强可以看到没有千阙;十五米处,几乎看不见任何东西了,纸人们到处探索,还是发现没有千阙的踪迹;二十五米处,纸人们承受的压力太大,已经没办法感觉到任何东西了。

云尘的剑气被强大的压力破开,纸人一下子被铺天盖地的井水打散。月卿不愿意放弃,咬着牙继续持续输出法术,可是纸人被水浸湿快要融划开了,这得更多的法术才能重新掌控它们,月卿手上还不停的结印,嘴角已经有鲜血流出来。

云尘被月卿的坚持吓到了,她这样很容易把自己掏空然后被反噬的。云尘出手打断她的法术输出,月卿站立不稳摔在地上,歪头吐出一大口鲜血。

吐完血月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云尘赶紧将她抱回房间,给她盖上被子后,让刚才给代大人看完病的大夫过来给月卿瞧瞧,再开复方子抓些药。

云尘在让两个丫头守在月卿房门口,料代家知道他们的身份后不敢造次,他放心去厨房为月卿熬起药来。他一丝不苟的看着火,仔仔细细熬着药。

这边躺在月卿只觉得胸口灼的慌,上一次和黑雾大战,旧伤未愈,这次又法术差点透支,她这身体亏是年轻,不然真经不起瞎折腾。

意识半模糊的月卿感觉有人来到了自己的床边,可是她却没办法睁开眼睛,手也没办法抬起来,她以为是云尘进来了,或者是千阙回来了。

此时床边却是有一个人,准备来说是一道虚影,紫色的眼睛流露着心疼,虚影便是沉睡了许多天的楼月闲。

他今天刚醒,准备来说是千阙晕过去的瞬间醒了过来。醒来后发现自己也就是千阙的身体在水井中,身上同样也遍体鳞伤。

他在千阙的身体里没办法使用任何力量,只能化成虚影将千阙从井里带了出来,还好吃了白灵,在他沉睡期间源源不断给他力量,让他感觉力量充沛,不然千阙可能真的要死翘翘了。

查探了一番千阙的记忆,楼月闲也不禁大怒。千阙在月卿带着月明朗出去那天,玩累了肚子有些饿,便去厨房寻些吃的,刚好看到厨房里有一碗刚盛好的鸡汤,千阙开心的吃完了以后,代雪晴刚好进来了,瞧见自己为云尘炖的鸡汤被千阙喝的一滴不剩,恼怒非常,叫丫鬟关上了厨房门,一个守在门边,另一个拿着擀面杖追着千阙打,代雪晴则坐在椅子上看好戏。

千阙很听话,即使被打也没说一句话,只是痛的“喵喵……”叫,它挨了许多下,本以为代雪晴解气了就放过了它了,没想到代雪晴一直不松口,丫鬟打累了两个人就轮流打,千阙跑不动了,就被她们按着打,它身上全是伤,身上的毛也被拽了许多下来,有的皮也被撕掉了。

千阙被打到无法动弹,痛晕过去了,代雪晴这才发现过头了,害怕月卿回来找她算账,也怕云尘公子不理她恨她,丫鬟便出主意说把千阙扔到井里去,这样谁也不知道是她们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也没人怀疑她们,怀疑到了,她们死不承认就好,又不可能屈打成招。可没想到就是代雪晴一个心虚的眼神,正好就被月卿抓个正着。

楼月闲将千阙带出来,一直用白灵的灵力为它疗伤。千阙还需要调养挺久,楼月闲准备来找月卿时,发现她的大师兄一直在她身边,她大师兄比她实力要高一些,所以会一下子发现楼月闲的踪迹。

于是他趁着云尘去给月卿熬药的时候,悄悄潜进来。他坐在床边,伸手摸着月卿的脸颊,眼神晦暗不明。

月卿躺在床上,知觉不太灵敏,只觉得脸上有什么东西,以为是千阙回来用头蹭她,月卿不由自主慢慢的将脸贴过去,配合的蹭了蹭,脸上还露出一抹欣慰的消息,嘴里小声的念着,“千阙,千阙,你回来了就好……”

楼月闲眯着眼睛看着月卿用脸蹭他的手,身子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发现不远处有人过来了,速度还不慢,想也知道是那个讨厌鬼大师兄云尘。

他俯下身去,嘴巴贴在月卿的白净耳旁,富有磁性的声音如醇酒流淌出来,“千阙在我手里,若想要回,明天你和你师兄辞别,让他回山,你来十里外的紫阳林找我,切记,我只见你,别告诉任何人,千阙的命在你手里。”

话说完后,楼月闲亲了亲她

精彩评论:

的确是人道的天堂。“选择权越多社会越进步”,这句话才是《请卿入我怀》想要阐述的主旨。 想混吃等死的混吃等死,最后祈求神灵庇佑灵魂;自强的修炼至三阶就可以练出灵魂,肉体用克隆技术来延长以此长生;再就是励志超脱天地玄黄外则可以进入道门由三清祖师庇佑修炼;还有一种眷恋人世的有后土大神开通六道轮回不断转生积累宿慧。主世界以科技和玄术并驾齐驱,实现无量功德笼罩,从各个次元世界获得遗失的知识充实自身,迈入黄金时代,焕发万丈光芒照耀无边世界。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