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吾乃凶兽,生人勿近》吾乃凶兽,生人勿近百度百科 Mary 吾乃凶兽,生人勿近出柜

更新时间:2020-03-20 07:15:48

《吾乃凶兽,生人勿近》吾乃凶兽,生人勿近百度百科 Mary 吾乃凶兽,生人勿近出柜 连载中

《吾乃凶兽,生人勿近》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住篱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修佛,丹芷草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住篱原创小说《吾乃凶兽,生人勿近》,主角是修佛,丹芷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这一跤摔的十分突然,所以封镜趴在结界里只觉得手掌和膝盖火辣辣的发疼,等到力气一点点的恢复,这才一翻身仰躺在了结界中。 “你这是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跤摔的十分突然,所以封镜趴在结界里只觉得手掌和膝盖火辣辣的发疼,等到力气一点点的恢复,这才一翻身仰躺在了结界中。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封镜侧头斜睨了身边的昼衍一眼,然而昼衍却对她的话恍若未闻,只是专心走路。

得不到回答,封镜也不着恼,转着暗金色的眸子就观察起了周围的情况。

她此刻正和昼衍走在一条狭长的黑岩甬道里,甬道长的看不见尽头,然而头顶竟然可见一线天空,天空的颜色灰蒙蒙的像脏了的抹布,和昼衍如出一辙的沉闷。

“我还是第一次来天之角,没想到会是这么个暗无天日的模样。住在这种地方,你这个仙门世家的贵公子应该不习惯吧?难怪你还不放弃修佛,你是不是还想着有一天能摆脱这一切?”封镜说起话来绵里藏针的,然而她身边的昼衍步伐却是一丝不乱,竟是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封镜。

封镜见昼衍这么个反应,冷笑了一声,随机翻身坐了起来,斜斜的靠在结界壁上,正要再出言讽刺昼衍几句,昼衍却将脚步一顿,下一刻竟是突然带着封镜就往地下沉了下去。

冷不防的往下沉,封镜猛地向上就飞了起来,然而不等她撞到结界壁,她却是灵活的一个旋身重新落了下来。

昼衍绝对是故意的!封镜在结界中重新坐稳,抬眸瞪了一眼满脸淡漠看不出情绪的昼衍一眼,正要抬眸观察周围的情况,却听见一个苍老到诡异的声音在耳边幽幽的响了起来,“见过封镜妖神。”

抬眸向着声音来处看去,封镜就看见在黑黢黢的洞窟深处,一团刺目的火光照亮了一张枯树皮一般的人脸,那张脸上长了一双墨绿色的眼睛,那脸的下面,盘根错节的生着枯黄遒劲的树枝,树枝在他身边聚集出了数条如手臂一般的东西,张牙舞爪的在洞顶上投射出一片阴影。

“不用多礼。”封镜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可一句话说完,这才发觉有些不对劲。

她这可是在魔界,这魔族眼下当着魔君的面对她一个妖族首领如此恭敬,对魔君视而不见,这是想造反?

想到这里,封镜抬眸就去看身边昼衍的反应,就见他依旧是寡淡着一张脸,似乎对他们的对话恍若未闻。

“绿背,她身上的毒你能解吗?”昼衍带着封镜朝洞窟深处走,在走到离绿背三步远的地方,挥手撤了禁锢封镜的结界。

封镜冷不防的一下子就跌坐在了坑坑洼洼的黑岩上,又是一声痛叫,抬头怒视了昼衍,刚想破口大骂,转念想起自己现在灵力受制,故而只能隐忍的将这口气生生的咽了下去。

拍了拍裙子从地上慢慢站起来,封镜这才看清,这名叫绿背的树魔竟是坐在一处满溢岩浆的黑岩池中,他身下的岩浆汩汩的翻滚着,咕嘟嘟的如同开了锅一般,暖烘烘的热气不一阵子就把封镜原本有些苍白的脸烤的通红。

绿背慢吞吞的转着他那双绿森森的眼睛,面上挂着敬畏而又慈爱的笑容,一边回答昼衍,一边却是一刻不停的看着封镜,“且让在下为您瞧瞧。”

听见绿背的话,昼衍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头,寒冰一般的眼神落在绿背脸上,然而绿背依旧没有看他一眼。

绿背乃是魔族最为骄矜的魔医,即便是昼衍找他帮忙,他不高兴的时候都是照样的装聋作哑。

今日绿背见到封镜态度看着虽只能算和蔼,但在昼衍看来,他这样已经可以称作谄媚了。

封镜不知道昼衍心中所想,见绿背要给自己解毒,十分谨慎的呵呵笑了两声,并没有立刻答应,反问道,“天明山血毒你也能解?”

这么问并不是因为封镜瞧不起这绿背,而是因为她对魔界的所有魔族都不大放心。前有不明身份的人在昼衍眼皮子底下给她下毒,难保这绿背就不会当着昼衍的面再给她捅刀子。

抬起一根枝枝蔓蔓的手臂,绿背像是累极了一般颤巍巍的将那勉强可以称之为手的东西伸到了封镜面前,面带微笑的从掌心里幻化出了一片绿森森的薄雾。

感到这薄雾没有威胁之后,封镜没有后退,正当她疑惑这绿背要干什么的时候,却感觉周身一阵清爽舒适。

那绿色薄雾如同冰凉的泉水一般流过封镜全身,所到之处的伤口俱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

将封镜身上的那些皮外伤一一疗愈,绿背慢吞吞的这才又开了口,“能解是能解,不过需要劳烦魔君去无方天成山上取回丹芷草。”

听了绿背的话,封镜只觉得好笑,立刻接了口,“无方天成山常年踪迹难觅,丹芷草更是有灵兽守护,你们魔君怎么可能为了给我解毒去做这个麻烦事,他不趁机折磨我就谢天谢地了。”

昼衍闻言终于是转眸看了封镜一眼,幽深的黑眸中映照着黑岩池中的火光,显出了几分煞气,然而还不等他开口说话,绿背却是抢在他前面又慢吞吞的说道,“魔君需要您的骨髓去除魔性,自然需要先为您解毒。”

被自己的属下当面挑破这种事情,昼衍饶是再怎么沉着冷静,还是不高兴的皱了皱眉头。

“你居然又想吃我!”封镜没想到昼衍吃了她的护心鳞甲之后,竟然还要吸食她的骨髓。

立刻后退一步离昼衍又远一点,突然觉得周身泛起一股子凉意,一时之间竟是不知该骂他什么比较合适,只是眨着一双暗金色的眸子,怪异的看着昼衍。

看样子这绿背是在提醒她,这毒暂时解不得,封镜想到这里,转眸感激的看了一眼绿背,绿背似乎从封镜的目光中读懂了她的心思,竟是又开了口,“封镜妖神若是有心感谢在下,不知能否送在下一片鳞甲?”

“好。”封镜活了万把年,旁的东西不多,脱落的鳞甲却攒了一大堆,此时见绿背讨要,立刻爽快的随手就给了他一片。

绿背大手捧着封镜那晶莹润泽的半透明鳞甲,几乎感动的要落下泪来。

昼衍看不惯绿背这幅谄媚的样子,也不等封镜收回手,立刻袖子一挥带着人就出了地窟。

两人出了地窟,昼衍没有在魔界多做停留,径直带着封镜驾云出了天之角。

一出魔界,封镜就觉得神清气爽的舒服,抬眸就见一片金黄的云海,这才知道此时已是黄昏。

封镜此时没了昼衍的禁锢,行动虽自由了些,可却依旧无法从他手底下逃走,遂只能双手环胸,皱着眉毛的站在昼衍身边。

“谁告诉你吸食我的骨髓可以去除魔性的?”要是让她知道是谁传出的这个谣言,她一定要去缝上那人的狗嘴,让他知道什么叫悔不当初。

上古凶兽虽说出于母神之手,是万里挑一的珍贵,可珍贵归珍贵,他们凶兽的骨血却从来不是万能的。

昼衍并不想回答封镜,站在云头上只是一味的看着前方。

久久得不到昼衍的回答,封镜也不生气,冷笑一声依旧接着开口,“这种瞎话你都信,可知你是没脑子的,你也不想想,你如果吃了我,那就犯了佛修的忌讳,既然已经犯忌,你还怎么可能回到佛修界?”

“要我说,你还不如就待在魔界,做魔族可比修佛肆意多了,修佛的那一条条清规戒律,简直泯灭天性。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想不通,都坐上了魔君之位竟还想回去。”封镜话本就不少,此时又带了要讥讽昼衍的心思,故而说起来也真是没完没了。

不过昼衍打小修佛,至今已有千年之久,缄默不语可是他的拿手好戏,所以就算封镜聒噪的叫他头疼,他却依旧可以稳如泰山的站在云头。

两人一边驾云往无方天成山的方向走,封镜一边嘀嘀咕咕的就说了一路,不过半日有余,在封镜的聒噪声中,昼衍就带着封镜站到了无方天成山所在的那片海域之滨。

眼前的这片海域上,笼罩着一片浓如纱布的白雾,雾气随着风飘飘摇摇,时不时能看见一两只巨大的海兽从雾中游过。

封镜抬眸远眺,目力所及,在水面上并不见一座可以称之为山的岛屿,立刻挑起了嘴角,笑的十分幸灾乐祸。

“无方天成山可不是你想找就能找到的,当年我也只是在这座山初现遥遥的见过它一次,你就别想了……”封镜还想继续往下说,可就在这时,她却发现身边的昼衍已经飞身跃上一只海兽的脊背,手中暗黑法印向着对方的脑袋就推了过去。

“啧啧啧,又要杀生,还修什么佛。”封镜不知道昼衍要干什么,但直觉这人并不是平白无故杀这只海兽,未免被卷入战圈,所以她虽好奇,但却依旧只是抱着手臂站在岸上观看。

那海兽受了昼衍的袭击,立刻将脊背朝上一拱,巨大的身体像座小山一样就从水面升了起来,反射着夕阳的余晖的平滑深灰色皮肤,让昼衍有些站立不住。

“昂!”海兽的头突然抬出水面,张开的巨盆大口里衔着的东西赫然出现在了封镜和昼衍眼前。

那东西闪着一层五彩的灵光,白蒙蒙的让人看不真切,昼衍一见那东西出现,立刻一个旋身跃进了海兽的嘴边,随手化出一根粗壮的黑岩巨柱撑住了海兽的上下颚,这才敏捷的将手一伸,从海兽的舌根处将那东西拿了出来。

昼衍取宝的动作太过行云流水,海兽都来不及叫第二声,就已经失去了还手的机会,被昼衍夺取了宝物之后,海兽立刻没了与之一战的胆量,巨头一甩,甩脱黑岩柱子之后,立刻灰溜溜的沉入了水底。

昼衍此时已经拿着手中的东西落在了封镜面前,再没有看一眼水中巨兽。

“这难道是传说中指引海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住篱)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修佛,丹芷草)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住篱)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吾乃凶兽,生人勿近》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修佛,丹芷草),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