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楚江风华录》楚江风华录竺乐 Mary 楚江风华录GC

更新时间:2020-03-26 07:15:54

《楚江风华录》楚江风华录竺乐 Mary 楚江风华录GC 已完结

《楚江风华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竺乐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虞江,林胥

新书《楚江风华录》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竺乐,主角虞江,林胥,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从南郡离开时虞江让林胥进马车,绿漪不肯,“夫人忘了公子的叮嘱了?他一个陌生男人,怎能与您共处一室?” “可是他身体太虚,他不是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南郡离开时虞江让林胥进马车,绿漪不肯,“夫人忘了公子的叮嘱了?他一个陌生男人,怎能与您共处一室?”

“可是他身体太虚,他不是坏人,你们不是都在吗?”

绿漪心里吐槽,您看谁都不是坏人好吗!这也不是坏人和好人的事。

她说得口干舌燥也没说动虞江,只能愤愤地瞪向林胥,拔了夜艾的剑指着他,“你要是敢做什么,夜艾一剑杀了你!”

马车里东西很多,三个人太拥挤,绿漪只得坐在前边和夜艾驾车,耳朵一直贴着车厢,听着里边的动静。

索性林胥一直很安分,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倚着箱子坐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先前得罪了,抱歉。”

“嗯?”

“没事。”

他们沿着无人的山野小路饶了有二十天,路上经过村庄,也是夜晨飞身去村里寻点新鲜的食物,夜艾留在村边守着马车。

从出了南郡总有种毛毛的感觉,像是会发生意外,让他们不敢大意。

虞江时常想看风景,被绿漪用河泉的好吃的和人威胁住了。

绿漪原本还嘲讽林胥几句,“像我们这样赶路,你一个病弱书生受得了吗?受不了早点开口,免得旧病未好又添新病。”

林胥总是一副虚弱的样子,“劳烦绿漪姑娘担心,林某无碍。”

久了绿漪也懒得逗他,只是绿漪没看到他眼底的深邃,里面蕴着深深的警惕,几人里他才是最想快点去河泉的。

怕颠簸到虞江,马车走得很慢,若非怕他们起疑,他都想一路快马飙到河泉。

在南郡应该没有露出破绽,但愿此行能顺利,林胥这么想着,身体却不由地紧绷,暗暗观察沿路。

这么多天过去,并未有不对,夜晨他们放松了警惕。

此时已经临近陇州,途径一片茂盛的飞蓬草丛,映着澄澈的溪水,将近傍晚,天边红霞朵朵。

虞江透过帘子看到外边的景色,莫名就想到了她和阿君的初遇,也是一片花海,一条溪流,满天红霞。

她起了兴致,让夜艾停车,绿漪想着走了这么些天也该休息休息了,此处景致不错,可以夜宿,没有再阻止。

看着他们忙忙碌碌地收拾东西,林胥想说什么,又压下了,更加警惕。

猎物放松时,就是猎杀的时候,他懂,家里那些人也懂,只有这几个被保护得太好的人不懂。

他正想着,眼前突然多了一片阴影,眼里一寒,本能地去抓那人的咽喉,看见是虞江时堪堪停下手。

虞江被他眼里的杀气吓得顿在原地,直愣愣地看着他。

出来的时候阿君抱着她,用杏仁酥诱着她保证了很多遍,不许看别的男人。

因而就算再好奇这个本应病重却活蹦乱跳的男人,她也只是大略地瞄啊瞄,瞄几眼。

此时她第一次真真切切地看清了他的眼睛,那是一双极有神极好看的丹凤眼,比常人的稍大一些,也更狭长,眼球极黑,眼白极白,微翘的眼尾配着密长的睫毛,像振翅的凤蝶。

眼下却带着摄人的厉色,杀气显露,让他整个人都陌生起来。

林胥秒收起气势,一副病恹恹的样子,“林某疼恍惚了,痛楚猖獗,一时走神,吓到夫人了。”

虞江看着人畜无害的男人,突然觉得他这幅面孔有些陌生,不该是这样的。只是她从来被保护得太好,想也想不出什么。

“是我疏忽了,趁现在有时间,我给你施针吧。”

林胥点头卷起衣服。

“还是不要麻药吗?你也真厉害,换个人都要疼死了。”

这毒凶猛,到他这样,骨子里也是疼的,虞江在南郡特意备了制麻药的药草,哪知他一分也不让用,硬生生受着。

果然还是摇头,虞江没有再问,她看不懂这个人,莫名觉得是个好人,即使初见被他弄疼了。

她那时还不清醒,又疼,下意识忘了害怕,看到人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怕,可能是迷茫中一瞥,那个眼神她看不懂,却……

想不清楚,不想了!

林胥看着在他身上忙忙乎乎的人,心里有些好笑。

她看起来温婉大方,未经世事,是个被夫家溺宠的淑良妻子,实际上活泼得很,小孩子心性,端庄矜持是给外人看的,不过几天就自以为地混熟了,露出些本性。

若他家里有这么个人,也会捧着宠吧,让她不必被世事惊扰,只知欢颜纯真。

只是该教她骄纵一些,知道恃宠而骄,强势些才不会吃亏,也该教教她不能相信陌生人,否则要挨罚。

想着自嘲一笑,与他何干,倘若他有了这么个人,如何会让她遇上今天这种状况。

不过两个月,尝尽世间冷暖,连心也想跟着中毒,腐朽腐朽?此间之事,不会有任何人知道他是他,凡是参与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

林胥兀自走神时,一支冷箭猝然朝他射来,他面色一冷,虽然心中有事,但绝大多数心思还在警惕。

要是有人,虞江给他施针的时候就是动手的时机,他岂会不知。

他猛地扯过虞江,抱着她朝地上倒去,躲过箭杀,夜艾夜晨也反应过来,抽剑掠到虞江身旁,一左一右护着她。

短短几瞬,马车周围就被山贼装扮,黑巾蒙面的人围住了。

绿漪刚要出声询问,那群人的头头就一挥手攻了过来,夜晨守在前方对着大多数人,夜艾守在虞江身边。

绿漪不知想到了什么,催促虞江和林胥上车,嫌他碍手碍脚。

林胥默然,看得出绿漪是在担心他,却没有拒绝,此时他帮不了他们,反而会拖后腿。

夜艾护着马车,狠狠抽了下马背,夜晨会意,在前方打出一道缺口,马嘶吼着从缺口跑出去。

夜晨转身阻拦后方的追兵,夜艾解决了身旁的人,轻功赶上马车,驾车向前方跑去。

绿漪神色凝重,哪里不太不对劲,只是现在的情况容不得她多想,“夫人没事了,遇到了山贼,夜晨会解决,我们去前边等他。”

虞江点点头,非但没有紧张,反而有些新奇,“阿君说过呀,遇见山贼夜晨去打他们,让他们再也不敢当山贼了,夜晨很厉害的。”

她掀开车帘,朝后看了看,“我们回去等他吧,让夜艾一起打,我还没见过山贼呢,书里说有的山贼没有那么坏。”

绿漪装作轻松地一笑,“刀剑无眼,伤到您怎么办?过会漪儿给您热马蹄糕吃。”

绿漪知道那不是山贼,他们一路小心翼翼,应该不会被人知道踪迹呀,不管如何,今天可能凶多吉少。

她对沉默的林胥说道:“喂,要饭的,你这是吓到了?就说让你别和我们一起走吧。”

绿漪边说边收拾了些银两和药,“是我们连累了你,现在跳车还来得及,世间那么大,总有能救你的大夫。”

林胥脑子一直在转,思索着如何逃生,听见绿漪的话,不知道要说什么。

说这群人是冲着他来的,是他连累了他们,把他放下可能还有活路?还是说除了虞江没人能救他,横竖是死?

他向来坦坦荡荡,他的骄傲和地位,让他虚伪比这几个月的匍匐还要难受。

而今无非被后边的人折磨死,自己病死两种选择,唯有跟着他们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他从未觉得自己如此小人,纵然他身份再高,危机关头不过是一条人命,让四个傻子陪葬?脑里忽然浮现虞江的笑……

没有了他会怎么样?天下战火四燃,谁的错他清楚,没了他也不过还是打仗,家里不需担心。

他没有别人口里因她拼死也得活的挚爱,父母不需赡养,还有什么放不下?

林胥本就不是犹豫的人,很快有了决断,拿起绿漪收拾的东西就跳车。在他出去的前一刻,虞江拉住了他。

“漪儿骗你呢,你还当真啦。”虞江有些生气地点了点绿漪,“你还捉弄他,这么跳下去会受伤。”

绿漪心里叹息一声,受伤总比丢命好。林胥是真想笑了,到底哪家宠出来的,当真是宠成个傻子了。

他不知道,以后的他恨不得她更傻一些,什么都不必知道,只要被他护在心尖尖上就好,无论什么,他遮着。

也发了疯的嫉妒,当初遇上她的为什么不是他,他发了狂地想遇上那个白纸一样的她,一点一点,让她染成独属于他的颜色,不分给外人丝毫。

林胥把衣服扯了出来,“多谢夫人救命之恩,有缘林胥必报。”

跳的时候绿漪又拽住他,“你现在下去就是死,已经追上来了。”

林胥朝外一看,后方一行人骑马正在接近,他有些无奈,挣扎了这么久还是不行吗?

夜艾在前方喊道:“绿漪姑娘把身子探出来,你来驾车,我拦住他们!”说着狠抽了马背,让马儿受痛快跑。

夜艾飞身到马车后,抱起绿漪带她去前边驾车,自己站在路中拦截。

虞江终于觉得有些不对,慌张道:“夜晨呢?为什么夜晨没有来?”

林胥不忍拆穿谎言,“对方人太多,夜晨一个人怎么可能全拦住?就快来了。”

“可是……”

“没有可是,他们是为了你,收拾重要的东西和药材。”

林胥把大箱子倒空,催促她收拾东西,“只拿重要的,其他的以后会有。”

那些人好不容易发现他的踪迹,怎么会只有这点准备,前边只靠他们三个闯不出去。

虞江有些懵,被他脸上的严肃震到了,不自觉地开始收拾,林胥把她那些小玩意都扔了,“只要最重要的。”

等她收拾完,林胥让绿漪停下,“你们躲这里,不要出声,躲到明天,我引开他们。”

绿漪却拦着他,“虽然你没什么用,还讨厌,总归是个男人,在外头待过,我一个人照顾不好夫人。

她强忍着眼泪,还是带了哭腔,“夫人就交给你了,只有她好

精彩评论:

七死八活的围棋小说,好看是好看,就是是不是的断更。之前还好,但是现在有TJ记录了。有点小怕怕~~总的来说这《楚江风华录》外挂设计很不错。但是,总感觉要写崩了。因为下围棋,不像是一般的小说可以打怪升级。有不同段位,主角(虞江,林胥)一下就可以打到李昌镐了。你一直赢下去才爽,但是你总不能持续连胜啊。要我说,该每个段位不停的狂胜,然后1段1段的升上去,持续的爽,刷副本先从小比赛开始,打国内业余,然后职业,然后世界2流,世界1流,最后打BOSS,就和网络升级小说一样。但是可能不太符合围棋的制度吧。哈哈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