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亲方泽》方泽什么意思 免费试读 一亲方泽Twink

更新时间:2020-05-29 00:15:41

《一亲方泽》方泽什么意思 免费试读 一亲方泽Twink 连载中

《一亲方泽》

来源: 作者:尾闾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小显,那枝

尾闾新书《一亲方泽》由尾闾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小显,那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天夜晚,入睡时,她又闻到了香味。 她带着期待,想要睁眼一探究竟,可不知为何,一再地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可眼睛却越是睁不开,等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天夜晚,入睡时,她又闻到了香味。

她带着期待,想要睁眼一探究竟,可不知为何,一再地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可眼睛却越是睁不开,等她终于奋力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晌午。

太阳已经早早升起。

她站起,阳光刚好照到她略显苍白的脸上。

经过昨日的来来回回的看雪和一整晚没有好好休息。

她的风寒貌似加重了。

咳嗽不时地传来,自醒来,仿佛不会休止一般。

午饭后。

她唤来小显,让她帮忙抓药。

“让郎中……咳咳……加大一些分量。”

“姑娘,用药还是稳当些好。”

“我想……咳咳……快些好。”

小显眉头微微蹙着,有些发愁地看着姑娘,不过,她终究点了点头。

“好,姑娘,你等等,小显很快就回来。”

“嗯。”

小显是跑着出去的。

虽然昨天雪下得很大,可是太阳一出来,终究是要融化的。

她出门的时候,雪已经融化了大半。

路并不好走。

泥泞粘在了小显有些旧的衣衫上,她灰色的半旧的棉靴已渐近土色。

梅香急忙唤她。

“小显,你慢些。咳咳……我不急。”

小显回头,摆手

她嚷嚷着让她赶快回去。

梅香这才退回到房内。

她看了看太阳的方位,此时,已经下午,怪不得,雪会化那么多。

她围坐在火炉旁。

透过窗,又看到昨天那枝被雪压弯的梅花。

只是,此时的它直直地立在那里,哪里还有风雪的痕迹?

昨日的风雪对它似乎没有多大的影响。

她收回目光,看了看自己,不由地自嘲一笑。

“我不如花。”

咳咳咳……

她忙转身,去屋内煮了一壶热茶,压压嗓子中的不舒服。

药很快抓来。

煮药,喝药。

浓药喝在嘴里,是让人忍受不了的苦味。

这苦令人发呕。

她有想要放下的冲动,只是她深知良药苦口这个道理。

不想放弃好转的可能。

梅香深吸一口气,捏住鼻子。

她把发苦的汤药硬灌入自己的肚中。

苦味犹如解放一般,立马四散。

梅香强忍着干呕,慌忙漱口。

小显看到她如此,欣慰地站在一旁。

碗中一滴汤药都没有剩下,姑娘她终究长大了。

以往,这些药是要哄着才会喝的,如今,她不用哄,也不用蜜饯,姑娘就能毫不犹豫地直接喝了一碗。

姑娘变了。

不知为何,原本的欣慰一变,苦涩漫上小显心头。

记忆中那年,姑娘进入王府,衣着虽然朴素,但整个人却散发着她从未见到过的光彩。

扎眼而夺目。

如今,姑娘俨然已经与这个院子容为一体,成为了这个王府最偏僻的存在。

偏僻?

自然是偏僻。

这地方离王府大门很远,只靠两脚走,要小半个时辰。

当初,姑娘贪它的安静。

如今,她不知道姑娘什么感受,她是只感到冷清。

冷清?

自然是冷清的。

这里,终日无人前来,姑娘也不喜出去。

这也怪不得姑娘,曾经,她也是十分闹腾的性子。

自从王爷出征,再加上玉娘娘出事,姑娘便再也不喜欢出外结交和游玩。至今,姑娘在这个繁华的京都竟然没有可以亲近的人。

她看了,十分心疼。

曾好心相劝,劝姑娘要常出去走动走动。

姑娘笑了笑,不置可否。

一连几日,没有动静。

小显知道,劝说无效。

于是,换了另一种方法劝说。

姑娘依然笑笑不说话。

接连几日,仍然没有动静。

劝说无果,小显渐渐放弃了这个念头。

之后很长的岁月中。

她不再相劝。

姑娘的性子就在这一天天的沉默中变了,变得与以往截然不同。

如果不是当初与她相处过,小显会以为自己伺候的是两个主子。

一个喜动,一个喜静。

一个爱热闹,一个爱清静。

一个一天到头咋咋呼呼,一个从早晨到晚上只知看书。

一个高兴时笑难过时哭,一个从头到尾很少看到情绪高昂的时候。

可这两个,都是她。

不过一个是以前,一个是现在。

小显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她把药碗收起,洗净,放在一旁,等待下一次煮药再用。

药渣晾在院子中。

梅香拿起书卷,走过去。

药很苦。

即便是药渣,远远地还是能闻到它的苦味。

苦味在胃中泛酸。

只是一会儿,梅香便转身离开。

她需要梅花的香来缓解她吃药的苦味。

站在梅树下。

梅香闭目。

想象自己身处在梅树林中。

此时,泉水叮咚,哗哗啦啦地滑过手掌大小的石头。

清澈的溪水在阳光下闪着微微的光芒。

她趴在梅树上,贪婪地吸着梅花的香味。

一下,两下……

被翻药渣的声音惊回。

梅香定眼去看。

小显正蹲在那里,用不大的铁铲一下又一下十分精神十足地翻着。

那模样似这药渣如珍宝一般。

梅香低眸。

药很苦。

她虽然排斥,却还是如一日三餐一般,坚持不懈的喝着,中间没有一天间断。

许是她十分爱惜身体的缘故。

这咳嗽在她的坚持中一日一日地好了起来。

某一日。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虽然仍然是冬天,病好的梅香却莫名地感觉到暖和。

大概是春天越来越近的缘故吧。

她总觉得,来年到了,而她也会离见到他又近了一步。

虽然依然没有收到他的回信,可她却像接到回信一般,这天早晨起来,莫名地兴奋,犹如吃错药了一般。

只是这兴奋没有持续多久。

她就趴在梳妆台发愁。

小显不在。

她需要自己一人梳妆打扮。

自从搬到这里后,她的梳妆台上总会摆满一堆她不认识的东西。

刚开始,她十分好奇,想要认识认识这些瓶瓶罐罐,也确实向小显请教了。

小显介绍地很详细。

她当时听得仔细。

那东西在小显一边描述一边描画中,成了她脸上精致的一部分。

梅香看了,心生欢喜。

她也照着小显的模样,涂描,只可惜只做到了涂,描这个字是万万当不得的。

皱了皱眉头。

察觉自己画的丑陋。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尾闾)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小显,那枝)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尾闾)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亲方泽》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小显,那枝),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