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慕言春》慕言蹊顾景行 御姐 慕言春小白文

更新时间:2020-09-22 14:18:21

《慕言春》慕言蹊顾景行 御姐 慕言春小白文 连载中

《慕言春》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洛啾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慕言春,孟东云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洛啾原创小说《慕言春》,主角是慕言春,孟东云,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谢樱这嘴一张一合便给她的罪板上钉钉了? 这一番话不仅能显示她的宽厚亲和,还顺便能玷污一下慕言春的名声,不过只是容易得罪人是不是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谢樱这嘴一张一合便给她的罪板上钉钉了?

这一番话不仅能显示她的宽厚亲和,还顺便能玷污一下慕言春的名声,不过只是容易得罪人是不是太轻了些?若是她来说,少不得也会说容易伤人吧!这样不是显得她更具危险性?

不必谢樱多说,那小美人一番话已经叫人觉得她的危险性十分厉害了。

那小美人艾艾戚戚靠着谢樱,泪水满襟,又委屈道:“我并非是怪罪这位姐姐,只是我自幼体弱,一旦见血,过上十天半月也不见好……我只是……只是方才被吓到了。”

这一顿解释,还不如不解释,这小美人话音一落,旁边妇人原生起的一丝怜悯之心统统化为了怜惜,对这柔弱又良善的秀丽小美人产生了一百二十分的同情心。自然,便对慕言春这罪魁祸首没甚好脸色了。

听了这小美人一番话,慕言春总算想起了她是谁。

这巴掌脸的可怜小美人,可不就是谢樱的心上人——武安伯府的世子爷孟东仁的亲亲小表妹。

前世慕言春得知谢樱与这小美人乃是闺中密友之时,已是嫁为人妇之后,没料到这两人竟在这么早的时候便认识了。

怪道她一直想不通,这谢樱方才还跟自个儿好好的,还想讨好自己跟孟东云拉近关系,怎的突然就对自己下手了,明明还没将孟东云弄到手,害她还以为这谢大小姐受了慕芩雪刺激,一个不小心得了失心疯了呢!

原来是另有了一块更好的踏脚石。

只是她的这块踏脚石也不是一般的踏脚石,据慕言春所知,前世这小美人可是和她那已娶妻生子的亲亲表哥有着许多说不清也道不明的关系,这谢樱也算是栽在这小美人手里一回了啊!

慕言春刚想着那桃色传闻里的亲亲表哥,那表哥便果真来了,比姓曹名操的某位名士来得还快,只是此时的亲亲表哥还没上表妹这条故事线。

故而他见了小美人也只是耳根微红地柔声询问了几句,并未叫她嗅出一分奸情的味道。

倒是那小美人对这传闻中的表哥颇为依恋,又噙着泪水将这故事好好对孟东云说道了一番,那孟东云看慕言春的眼神上立刻带了三分惊疑。

慕芩雪看戏也看得差不多了,再容她们闹下去,靖安侯府面子上怕是不好看,慕言春在外边丢人便罢了,可若她丢了靖安侯府的颜面,连累了自己,那便不好了。

于是盈盈一笑,朝小美人道:“这位妹妹口口声声说我二妹推了你,又差点儿害了你落入花丛毁了容貌,可我二妹同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缘何无故为难一个陌生人?再者,这四处没一个人证,你说我二妹推了你,便是真推了?”

那小美人一闻此言,刚及被孟东云劝着收住的泪水又淌了下来,“我只闻靖安侯府家大业大,府中祥和姊妹情深,却没想大小姐竟不辨清浊如此维护这位姐姐?大小姐说出这番话,莫不是逼我一头撞死在这柱子上才能以证清白?”

又委委屈屈道:“若非我今日几遇险情,我又为何会无故为难靖安侯府的小姐?大小姐竟说我污蔑这位姐姐,当真是太欺负人了!”

孟东云见连慕芩雪都为此事站了出来,于是也赶忙说了一句道:“表妹,无论春儿妹妹有没有推过你,你这不也没事么?这也并非何等大事,互相道个歉了了便是了。”

芩雪一向清冷高傲,极少理会这等杂事,如今为慕言春辩白,想来应是极相信她的品行。若慕言春果真做了此事,那芩雪怕是要伤心了,还是趁着事情未闹大了了才好。

“大少爷为何说出这等话来,今日在此差点儿受伤的可是我家小姐!您并非不知道我家小姐自小体弱……”那小美人后头的丫鬟瞧着倒是个忠心护主的忠厚像,此刻看着孟东云,脸上是一片质问悲愤之色,“我家小姐为了大少爷的名声连这等委屈都忍了!可大少爷您却……”

又将悲愤的眼望向慕言春,“这靖安侯府二小姐一心恋慕于您,您莫非当真不知么?她必是得知您待我家小姐格外亲厚,才心中嫉恨,想要毁了我家小姐容颜!”

哟!这丫鬟若是唱个戏,那还叫城东梅文馆那戏班子里的赵大家如何混得下去?

这附近围着的贵妇小姐愈发多了,一应都是过来看戏的,此刻听了这一句,心中愈发盎然起来。

竟还是个为了情字才动手的!

深宅侯府向来没甚乐子,这等丑闻与闹剧一向是她们的兴趣所在,平日里看的戏文也多是此类。可今日平白看了个现成的,才叫她们觉得,这事儿当真比戏本里还有意思。

这宣平侯府一趟来的着实是不虚此行呐!

孟东云原是为了将此事尽快了了,却不想丑闻还缠到了自个儿头上,一时面上又青又白,腹内后悔不已,愣是再不敢看慕言春一眼。

若是叫芩雪误会了此事该如何是好?再者,这话儿若是传了出去坏了慕言春名声,少不得还得叫自己担这个债,那他与芩雪不就缘尽于此了么。

这可如何是好?

慕言春瞧着孟东云脸上神情,心中冷笑一声。

若他果真思慕慕芩雪,便大大方方去差个媒婆上门来说亲,无论成与不成也算是一桩美事佳谈。可他既畏惧靖安侯府名声不敢去做,又怀着对慕芩雪的情丝放不下,还又跟别的女子暧暧昧昧,只想在这些小事上头出一把力指望慕芩雪能够瞧上自己,他可真是想得极美,做梦做到长睡不醒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总算是叫谢樱的心愿得了逞,她一面站在慕言春身边不远处看着这场好戏,一面暗暗佩服这武安伯府表小姐当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另一面又对这表小姐暗暗生了一丝警惕之心。

不过心里更多的还是一丝快意。

若孟东云还想在仕途上精进一步,便晓得这丑闻将会对他产生何等影响,他若想闯出一番功名,莫说今后同慕言春能不能成事,便是日后同她会个面,也要好好考虑一番了。

精彩评论:

还是那句话,看书看评分和评论数,而不是看评论,这《慕言春》把那种秩序崩塌,民不聊生,国之将亡,妖孽四起的感觉已经写出来了。从其他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好故事,对于网文而言已经够了,金庸的大侠不需要考虑钱财,古龙的小说杀人比杀鸡还容易,茶花女是妓女,了不起的盖茨比是婚外恋。那么追求正能量和经济的逻辑性,你看什么网文,看新闻联播和公开课啊。还是王小波说的有道理:不知道为什么,傻逼总是对道德有格外高的敏感性。一帮傻逼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