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禁咒法师 第2章 分秒必争 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男妃文

《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禁咒法师 第2章 分秒必争 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男妃文

发布时间:2020-06-22 21:16:39编辑:百小白来源:广东畅读小说作者:腊月立春 状态:已完结

新书《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腊月立春,主角米青,陈洁,是一本幻想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不要——”米青语猛的坐了起来,手扶上胸口,她很奇怪,怎么会梦到有人替自己挨了一剑,这么狗血的情节不是应该出现在电视剧里吗?可是这

《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 免费试读


“不要——”

米青语猛的坐了起来,手扶上胸口,她很奇怪,怎么会梦到有人替自己挨了一剑,这么狗血的情节不是应该出现在电视剧里吗?

可是这梦也太真实了点,就像身临其境一般感同身受,梦这种难以解释的东西真的是很奇怪啊——

抹了一把额头,又出汗了,拿出纸巾擦了擦,眯着眼睛看了看桌上的闹钟——才四点半--哦!还早,重新闭眼躺下,却好似没有睡意了!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梦里总是出现一些匪夷所思的片段,怪异的是特别不真实却又像是亲身经历过一样,难道是预示着要发生什么事情,真是太反常了。

正思衬间,突然传来一阵“砰砰”的声音,米青语一骨碌坐了起来,嘀咕道:“这才几点啊,老妈起这么早在干吗呀?咦?不对——四点半的话这天怎么可能这么亮啊?”

又往闹钟上瞄去,还是四点半,不……不是吧!米青语拿到近前一看,傻眼了,代表分钟的那个指针压根就没有移动过,更为可怕的是,秒针竟然也很安分的停在那,一动不动!

“哎呀!妈呀——”米青语惊呼一声,急忙去翻找自己的手表——7点45分。

“天呐!要迟到啦!”惊呼瞬间变成了惨叫,放下手表,以最快的速度换衣服,然后冲进卫生间。

刷牙、洗脸、梳头的动作一气呵成,当她从卫生间出来的那一刻,时间指向了7点48分,看了看桌上可口的早餐,米青语咬了咬牙艰难的决定——不吃了,迅速抄起包包,急匆匆的夺门而去。

这时,米妈妈拿着一把沾血的菜刀从厨房里跑出来,叫道:“青青啊,还没吃早饭呐!”

“不吃了,来不及了。”声音犹言在耳,米青语的人已经冲到了自行车棚。

由出门到开锁再到出大门的时间又耽误了一分钟,米青语登上自行车就上路了,耳边还回荡着妈妈的声音:“慢点骑,路上小心点车——”

“知道啦!”嘴上这么应付着,脚下却不知用了比平时快几倍的速度冲向了大马路,并向学校冲刺着。

终于——‘灵之语’高级学院几个大字赫然在前!

抵达学校的时间以正常车速计算需要12分钟,而今天,在米青语超常发挥之下却只用了7分钟的时间,若不是在路上差点跟人家撞架,时间恐怕还会更短一点。

面对空落落的校园,米青语来不及喘口气,推着车就往停车棚跑去,快速的锁好车子,直奔位于三楼的教室。

踏完最后一个阶梯,米青语终于不行了,迅速的瞄了一眼手表,还好,离铃声响起还有53秒的时间。

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她扶着楼梯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从起床到现在的14多分钟里,米青语可谓是分秒必争,一刻都没有休息过,把时间给卡的死死的,也因此挽救了迟到的厄运。

喘息稍定,她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就要进入位于楼梯左首的教室,不经意的一扬头,发现楼梯左首的教室门口站着一个人,而且那个人貌似在对自己笑。

眯了眯眼,她确定这个人自己是不认识的,那他为什么对自己笑,而且那笑容似乎还带着那么点幸灾乐祸的意味——

呃——青语承认自己有点近视(只是有点吗?),她并不能确定那个笑容是不是真的带着恶意。不过,依现在自己这幅狼狈的样子,还是个陌生人,除了嘲笑,还能是别的吗?

米青语抿抿嘴,眉头皱了起来,本来差点迟到心情就不爽了,早饭也没吃,好不容易赶来了还让人给嘲笑了。

“哼——臭小子!”她暗骂一声,忽然抬起脚走过去,在那男生还没有反应过来之迹,对准他的脚就跺了下去——

“哎哟!”痛呼被淹没在上课的铃声里,米青语风一般的冲进了教室。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便是嘲笑本姑娘的下场。

“呼——”坐在凳子上,米青语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同桌于灵的脑袋便凑过来道:“青青,今天你差点迟到诶,昨天晚上干嘛去了?”

“哎!别提了,闹钟不知道什么时候没电了,我妈没发现,我也没发现,所以今天就没有履行叫我起床的大任,我就差点迟到了呗!。”边说边翻着书桌里的课本:“这节啥课?”

“元素体增强。”于灵回答一声又埋怨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用闹钟,我说你那闹钟都快成古董了吧,现在是手机时代,用手机多好啊,即便是没电关机了,它到时间了还是会响。”

米青语“嘿嘿”一笑,摇了摇头道:“手机嘛,还是算了,我妈说了,学生就是要以学业为重,买了手机就光想着打电话啊,聊天啊,玩游戏啊,哪还有学习的心思,不是我说,你自从买了那块砖头,你反应速度都不如以前了!”

“去——”于灵给了她一个大白眼:“什么叫砖头啊,人家这是最新款的手机,现在都流行大屏的,屏幕小了都不好意思拿出来用。”

“得,我说不过你行了吧!反正是不是这么个情况你自己心里清楚!”米青语翻开书本,调整好坐姿,一副乖学生模样。

于灵眼珠子朝左右转了转,凑过去小声说:“青青,刚才你进来时,有没有看到三班门口站着个男生啊?”

是那个被自己踩了一脚的男生吗?米青语下意识的想到,还嘲笑她来着,真的是活腻歪了,于是没好气的回了一句:“看到了,干吗?”

“就只有看到了而——已吗?”对于米青语的反应及回答,于灵真的是十分的不满意。

听到于灵的问话,米青语先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继而有些心虚。难道她知道自己踩了那男生一脚?怎么可能?当时除了他们两个没有别人啊。

看着于灵怪异的脸色,米青语有些磕磕巴巴的说道:“当然…只是看到了而已啊!难不成…还能怎么样啊?有什么不对吗?”

“青青——”于灵脸色更加怪异,仿佛看怪物一样看着她:“你真的确定…你看到了?”

米青语更加奇怪了,她眼珠子转了转,有些迟疑的开口:“那个…看到了啊,但…就是瞥了一眼,没瞧清楚。”

我才不会告诉你,我踩了他一脚。米青语又在心里加上这么一句。

“呼---”于灵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原来你是这样的看到,我还以为你审美有问题呢!话说,你这眼睛真不行了哈,赶紧去配个隐形眼镜吧,要不连个帅哥都看不清楚,没有眼福。”

“我又不是没有眼镜。”米青语从课桌里摸出自己的黑框眼睛,戴上,顿时世界一片清明。

“哎哟!我去,快别磕碜我了。”于灵一脸嫌弃的撇了撇嘴:“你这老掉牙的眼镜也太难看了,你看看现在谁还带啊,把你人都衬丑了,昨天我不是让你把它扔掉了吗?你怎么还留着呢?”

说着就要夺过来扔掉,米青语忙扭向一边,急道:“大姐,我说你是抽哪门子的风呢,我平时又不带它,就理论课的时候带带而已。再说了,丑就丑呗,我是学习,又不是相亲,有什么关系嘛!”

于灵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点了一下她的脑袋悄声道:“青青,你看见没,一到课余时间,校园里都是成双入对的,这学期隔壁班转来那么帅一个男生,你也把握下机会嘛!”

米青语一阵恶寒,原来她打的是这么个注意,当下白了她一眼,哼道:“你省省心吧,要是让我妈知道,非打断我的腿不可。再说了,你也是单身贵族不是吗?你怎么不自己把握机会呢,这可不像你哈!”

“我嘛!”于灵神秘一笑,自抽屉里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递给她,脸上有掩不住的娇羞与喜悦:“请你吃糖,本小姐我恋爱了。”

米青语接过盒子的手微微一滞,接着也眉开眼笑的说道:“真的呀?这是要请我吃的喜糖呀!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呀,那人是谁啊,我认识吗?”忙拆开包装,拿出一颗放在嘴里,咂咂嘴说:“好甜呐!是我最喜欢吃的大白兔!”

“知道你喜欢才特意给你买的。”于灵“嘿嘿”一笑,鼻子眉毛间皆是甜蜜,抿唇笑道:“他啊——比我们高一届,是灵体班的,咱不是一个校区,我们可是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很久以前就彼此喜欢了,最近他对我表白了呢!”

于灵说着脸红的像一个熟透的苹果,头不好意思的垂着,手也不安分的搓来搓去,怎么看怎么像热恋中的甜蜜少女。

米青语坏笑不已,拉着长长的“哦——”音说:“原来是日久生情啊!灵子,恭喜你啊,终于告别单身时代啦。哈哈!”

于灵不好意思的笑笑,怕米青语继续调侃自己,忙转移话题道:“快点吃糖吧,管够!”

吃完一个,将剩下的放进包里,有些奇怪道:“今天是怎么回事?这都上课这么长时间了,元素老师怎么还不来,他可是从来都不迟到的,不是掉茅坑里了吧!”

“他不是三班的带班导师吗!今天来的那个转学生就是要到他班里的。哦!就是门口那个帅哥,听说他的元素不管是契合度、强度还是韧度都很高,这么高的数据完全可以选择攻修,可他偏偏选了辅修,所以老师很器重他,当然得好好的安排一下了。”

“真是可惜啊!”于灵惋惜道:“那么帅的男生,那么高的元素评定,他怎么就选择了辅修呢,如果是攻修的多好,既有可能分到我们班,还可以看到他帅酷的表现!”

米青语愕然的发现于灵说这些话的时候居然是一脸花痴样,两眼冒星星。

喂喂,你可是有男朋友的了好吧!真是

《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腊月立春)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米青,陈洁)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腊月立春)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米青,陈洁),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

作者:腊月立春类型:幻想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腊月立春)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米青,陈洁)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腊月立春)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米青,陈洁),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